即時新聞:
新聞
輿情監測平台  >  輿情解碼  > 正文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風險預警研究報告:高危傳染源在哪裏?

2020年02月08日 15:57     來源: 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    作者: 龔琬嵐   
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 · 龔琬嵐  |  2020-02-08 15:57

  (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公共衞生事件風險防範研究”總負責人唐鈞,本研究報告為系列成果之一,作者龔琬嵐,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風險管理部部長)

  2020年 2月5日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以下簡稱“第五版診療方案”),明確新型冠狀病毒可在人際間傳播,傳染源為“目前所見傳染源主要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患者。無症狀感染者也可能成為傳染源”,傳播途徑為“經呼吸道飛沫和接觸傳播是主要的傳播途徑。氣溶膠和呼吸道等傳播途徑尚待明確”,易感人羣為“人羣普遍易感”。

  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團隊,基於截至2月6日的全國各地在每日通報的新增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確診和疑似病例,結合相關媒體新聞報道和海外案例情況,對確診患者的的生活軌跡、身處場景、感染路徑等進行收集和分析,得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風險預警研究報告》,得出新型冠狀病毒的易感場景、點位、人羣、活動等高危風險點,以此提醒相關部門做好相應防控、廣大人民羣眾做好防護。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總體可分為 7 類的主要感染風險場景,包括家中、社區和居民樓、工作場所、公共場所、交通運輸、醫療衞生機構、社會福利機構,細分51類的感染風險區域和224個感染風險點位。

  一、6類主要傳染途徑:2類已明確、2類待明確、2類應關注

  根據第五版診療方案,官方已明確經呼吸道飛沫和接觸傳播是主要的傳播途徑,氣溶膠和呼吸道等傳播途徑尚待明確。其中,接觸傳播是指病原體通過媒介物直接或間接接觸,直接接觸主要是指直接接觸病人的身體分泌物,目前還沒有研究證實各種身體分泌物中的病毒濃度,所以建議避免接觸病人的口水、鼻涕、嘔吐物、眼淚眼屎、尿、便等一切身體分泌物;間接接觸的途徑主要是通過接觸沾染了病毒的公共物品,一般需要注意的公共物品主要有門把手、樓梯扶手、桌面、手機、玩具、筆記本電腦、公共空間枱面。

  此外,根據相關案例研究和新聞報道,糞口傳播(消化系統傳播)、母嬰直接傳播也是可能或潛在的傳播途徑。

  糞口傳播是指由於消化道含有大量的病原體(傳染物質),通過糞便排出體外後,由於糞便直接污染了食物、或者是污染了手,再間接污染了食物,通過消化道進入體內,造成感染的過程(來源:上海市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教授)。常見糞口傳播途徑的傳染病包括甲型病毒性肝炎、戊型病毒性肝炎、以及可以明顯引起腹瀉的傳染病,如諾如病毒胃腸炎、傷寒、霍亂等。2月1日,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和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聯合研究發現,在新冠肺炎患者的大便和肛拭子中也發現病毒核酸;同日,深圳市點人民醫院發佈公告稱,該院肝病研究所發現某些新冠病毒確診患者的糞便中檢測到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因此糞便中很可能存在活病毒。1月31日,國際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報道了美國的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病人治療並好轉的全過程,論文中稱該患者糞便中檢測到新型冠狀病毒。2月2日,澳門公佈8宗確診案例中有5人出現腹瀉症狀,其糞便樣本均對核酸檢驗呈陽性。對此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接受採訪時表示“部分病人糞便檢測核酸陽性是事實,應該高度關注”。

  2月5日武漢兒童醫院確診的新生兒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表明母嬰直接傳播也是可能或潛在的傳播途徑,一名出生於 2月2日的早期新生兒,母親是確診的新冠病毒肺炎感染者,為避開羊水等因素的影響,在出生30小時後進行新冠核酸檢測,顯示為陽性(感染),新生兒內科專家考慮可能存在母嬰垂直感染傳播途徑,應該引起重視。

  二、家中感染場景的風險預警研究:5項風險活動應規避

  家中一般為家屬、親戚、鄰居的主要感染場景,門口、客廳、餐廳、廚房、書房、卧室、衞生間、儲物間均為可能存在的感染區域,人民大學團隊對已有案例或報道的研究顯示:

  第一,門把手、中央空調等可能是易感染的風險點位,2月3日廣州疾控中心在1名確診患者家中門把手上發現病毒核酸;

  第二,邀請親朋好友家中聚餐聚會、與他人共用水杯喝水、家大門敞開聊天、有接觸的收取快遞或外賣、家門口隨意堆放垃圾等可能是易感染的5項風險活動,具體案例如下表1:

  表 1 家中感染場景中的風險活動分析

  (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龔琬嵐 製表)

  三、社區和居民樓感染場景的風險預警研究:公眾聚集性活動是導致“人傳人”的高危活動

  社區和居民樓感染場景中,電梯樓梯、樓道通道、公共垃圾桶、社區公共活動場所、停車場均為可能存在的感染區域,人民大學團隊對已有案例或報道的研究顯示:

  第一,居民樓電梯間是易感染的高危區域,既存在與病毒攜帶者同乘電梯通過飛沫傳播的風險,也存在病毒附着按鈕、牆面、扶手、電梯門邊,接觸者用手接觸後摸口眼鼻處進而感染的風險,社區廣東一名男士沒有明顯的外出接觸史,但與另外一位感染者是上下樓,被感染的原因很有可能是由於同乘電梯(廣東省疾控中心2月2日通報);

  第二,社區公共場所中,垃圾中轉站、健身設施、休息桌椅、公共活動室、路燈、施工區域及其門柱、扶手、把手、護欄等部位,存在可能附着病毒的風險,對此國家衞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社區防控工作方案(試行)》明確社區應做好環境整治、衞生清理和清潔消毒的工作;

  第三,公眾聚集性活動是導致“人傳人”的高危活動,既包括聚眾打牌下棋等小型人員聚集活動,也包括“紅白喜事”甚至“萬家宴”等中大型人員聚集活動,例如:2月5日央視新聞報道武漢“萬家宴”社區百步亭內多例確診,一小區55棟樓中33棟有發熱病人,安徽亳州通報一患者1月20日參加另外兩名患者(分別於28日29日確診)孫子的喜宴,28日出現症狀、當日確診。

  四、工作場所感染場景的風險預警研究:公共活動、區域、設施、物品應加強防控

  工作場所感染場景中,門廳、過道、會議室、辦公室、衞生間、茶水間以及工作樓宇的電梯樓梯、樓道過道、食堂、停車場均為可能存在的感染區域,人民大學團隊對已有案例或報道的研究顯示:

  第一,辦公區域是同事之間感染高發區域,易出現“一傳多”進而感染其家屬的風險,例如天津動車客車段1名職工確診,其與該單位多名感染患者為密切接觸者,確診職工非隨車乘務人員,疫情傳播主要發生在該客車段的辦公區域(天津市衞健委1月30日通報);

  第二,開會、年會、培訓等人員聚集活動易導致聚集性感染,除了人與人近距離的飛沫傳播外,可能因傳遞話筒、傳閲文件導致感染,例如:杭州某企業開會30人傳染11人(浙江省1月30日通報);長春某企業年會參會人員中已發現5例確診患者(吉林省衞健委2月5日通報);浙江一女子參加一場業務培訓,授課老師來自武漢,同班十多人也中招(都市快報2月3日報道);2月2日,吉林長春一位疑似感染者直播中稱曾和盤錦的第3例確診病例在1月20日開會時共用過一個麥克風,3日被確診;

  第三,公共垃圾桶、中央空調、公用座機、辦公用品、ATM機、自動售貨機、智能快遞櫃、儲物櫃等公用物品和公共設施是可能附着病毒的風險點位,有待加強日常消毒工作。

  五、公共場所感染場景的風險預警研究:8類場所應加強防疫

  公共場所感染場景,可細分為農貿市場、購物場所、住宿場所、餐飲場所、文化體育旅遊場所、民俗宗教場所、美容美髮場所、休閒娛樂場所,詳見下表,人民大學團隊對已有案例或報道的研究顯示:

  第一,農貿市場(含菜市場、農村集市等)屬於傳染風險高危的公共場所,主要基於清潔衞生工作相對存在難度和薄弱點、飛沫和直接接觸頻率大、老年羣體為消費者主要羣體、少數可能存在野生動物等原因;

  第二,公共場所的公安、城管、環衞等公職人員和售貨員、服務員、後勤保潔員、保安等工作人員,是長期暴露的高危羣體,應在崗期間加強自我防護;

  第三,公共場所中,電梯樓梯、公共衞生間、中央空調、洗手設施等共性易感染區域,物體表面、餐(飲)具、紡織物、衞生潔具等共性易感染點位,需加強清潔消毒、通風換氣、垃圾處理。

  表2 公共場所感染場景的區域細化分析

  (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龔琬嵐 製表)

  六、交通運輸感染場景的風險預警研究:交通工具和交通場所防控要“兩手抓”

  交通運輸感染場景,包括火車(高鐵、動車等)、地鐵、公共汽車(公交、大巴等)、小轎車(出租車、網約車、私家車等)、飛機、輪船等交通工具,也包括候車室、候機廳、公交站口、人行道、立交橋、地下通道等交通場所,如下表3,人民大學團隊對已有案例或報道的研究顯示:

  第一,交通運輸是“陌生人空間”病毒感染的主要傳播路徑之一,也是導致疫情在全國乃至全世界傳播的最主要原因,即使未經過或停留武漢或湖北地區,仍有可能因同行乘客攜帶病毒而導致感染,基於此確診病例同行乘客的排查和隔離是當前疫情防控的難點和重點;

  第二,乘坐交通工具路途經過或短暫停留於武漢或湖北地區的機場、車站、高速站等,可能導致感染的風險較高;

  第三,相關研究表明,病毒在飛機上的傳播概率相對較低,飛機通風系統主要使空氣上下流動,而非前後流動,這種循環方式可以有效降低病毒在飛機上擴散蔓延的可能,與病毒攜帶者同乘一架飛機時,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規定,坐飛機時,前三排後三排為密切接觸者。

  表3 交通運輸(工具和場所)感染場景的細化分析

  (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龔琬嵐 製表)

  七、醫療衞生機構感染場景的風險預警研究:建議分類分級分區域分羣體防範交叉感染

  醫療衞生機構感染場景,諮詢處(吧枱)、普通門診、急診、發熱門診、感染性疾病科、普通病區(其他類型病患治療區域)、手術室、醫院辦公室、孕婦和新生兒區域、其它公共部位和場所為可能存在的感染區域,人民大學團隊對已有案例或報道的研究顯示:(1)患者、醫護人員、患者家屬等多主體之間的交叉感染,不僅存在於發熱門診、感染性疾病科、隔離留觀病區(房)等區域,也可能存在於普通病區、手術室、普通門急診、候診場所、藥房等區域;(2)手術室內,醫護人員開展氣管插管、呼吸道吸入物的取樣檢測等高危險操作時未戴專業護目鏡防護,將存在可能導致感染的風險;(3)孕婦和新生兒既是可能被其它病毒攜帶者(尤其密切接觸者)的高危易感人羣,同時武漢兒童醫院確診兩例新生兒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最小確診的寶寶出生僅30小時,新生兒內科專家考慮可能存在母嬰垂直感染傳播途徑;(4)醫務人員在污染區、潛在污染區和清潔區不同區域工作,發生醫療機構內感染暴露的風險高低不同, 應加強分類分區的集中管理,以控制不同暴露風險人員因在工作區和生活區密切接觸產生的交叉污染風險;(5)基層醫療衞生機構(包括社區衞生服務中心(站)和鄉鎮衞生院、村衞生室等)、醫館、藥店,防控意識和力量相對薄弱,由於醫護人員或患者主觀隱瞞情況、未佩戴口罩等原因,易成為感染風險高發區,例如:杭州兩名患者在醫館藥店吧枱處取藥時與另一感染者有過 50秒的近距離共同駐留,期間兩人均未佩戴口罩,導致感染(2月6日浙江杭州通報);遼寧一村醫,1月23日在鄉村診所接診了隱瞞武漢史的患者劉某,之後感染,30日確診(1月30日遼寧省通報);(6)醫院排水排氣系統管理、醫療廢物處理、電梯樓道等公場所管理若未到位,可能成為感染並傳播病毒的高危風險區域。

  八、社會福利機構感染場景的風險預警研究:建議通過“輸血”提升弱勢羣體防疫能力

  社會福利機構感染場景可分為養老機構(含農村敬老院)、兒童福利機構(含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兩類,居室、食堂、廚房、公共衞生間、公共活動室、對外接待處/室、公共浴室、洗衣房、辦公區域、垃圾處理場所(存放點)、後勤物資存放點是可能存在的感染區域,人民大學團隊對已有案例或報道的研究顯示:

  第一,養老機構是老年人等高危易感羣體的聚集區域,若存在感染者則易出現傳染,且養老機構在診療方面需與家屬溝通、在專業支持方面需與政府溝通、在運營管理方面自我防控專業性和人手方面普遍不足,綜合導致養老機構疫情防控為相對薄弱環節;1月29日武漢某養老院的30名老人中1人被確診,3人出現發熱症狀;

  第二,民政部 1月28日印發《養老機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南(第一版)》,建議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站、服務中心、日間照料中心、老年人看護點等以老年人為對象、以看護為目的的“準養老服務機構”納入相關的管理和幫扶範圍。

 

  説明:中國人民大學唐醒為本報告做了大量基礎性的資料收集和案例彙編工作;中國人民大學袁含贇、馮世騰、李銘、李慧、孫瑞霞、安東元會,南京大學阮琳等對本報告有貢獻。本項研究總負責單位: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本項研究參與單位和團隊:社科院藍皮書《應急進步與安全發展報告》編委會、中國行為法學會新聞輿論監督研究專業委員會、中國人民公安大學首都社會安全研究基地、江蘇安居應急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應急產學研協同創新聯盟、四川現代應急產業研究院等。

  本報告版權歸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所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用於任何商業目的。



觸屏版 | PC版

© 中國警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