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寶雞監所女警董文英:做照亮陰霾的一抹暖陽

2020年06月13日 15:22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辛聞   
中國警察網 · 辛聞  |  2020-06-13 15:22


  “董管,你可以抱抱我嗎?”寶雞市第二看守所女押員小敏(化名)眼裏噙着淚水,對管教民警董文英説。董文英微笑着點點頭,走上前,給了她一個温暖的擁抱,並輕輕拍拍她的背,告訴她:“我們一起加油,沒有人放棄你,你要對自己有信心。” 

  這是近日,發生在陝西省寶雞市第二看守所的一個瞬間。 

  小敏是一位年輕的母親,也是第二看守所在押人員,因失足犯罪,她一度對自己的人生絕望,抑鬱、焦慮,心理問題嚴重。自去年被收監以來,她從不與人交流,嚴重自閉、甚至出現過自殘,對她的幫扶管教,讓看守所的民警們壓力重重。從去年冬季開始,在接受藥物治療的同時,董文英對其進行了長達四個多月的心理疏導治療。如今,小敏逐漸放下了心中的包袱,重啓了對未來的信心,這讓小敏的家人和所有管教民警都無比欣慰。 

  董文英,是一名從事公安監管工作12年的女民警。同時,她還是一名獲得了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資質的心理諮詢師。6年多來,她為百餘名押員做過心理輔導,幫助他們走出陰霾,重建了對生活的信心。大家親切地形容她是,為心靈“煲湯”的人。 

  用愛治癒生病的靈魂 

  今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發生以來,董文英和所有公安民警一樣,放棄休息,堅守工作崗位,由於監所工作的特殊性,疫情期間她30天沒有回家,與一般公安民警不同的是,她身兼管教和心理諮詢師雙重身份。疫情防控期間,由於所有監管場所禁止探視、禁止接收外來書信,為了幫助押員們排遣寂寞,在合理範圍內豐富他們的生活,董文英根據監所在押人員的實際情況,結合心理輔導工作,為押員們開展了7場形式多樣的心理活動。 

  “我想對董管説,謝謝你的幫助和教育,讓我深刻的體會到了,一個人在任何時候,遇到任何困難,都絕不要輕易放棄自己,即使是在坐牢,也不要虛度光陰,虛度年華。” 

  “大愛無疆,您用真情温暖着身在異鄉的我,更讓我對自己以前錯誤的行為感到羞愧。” 

  “感謝您給我們的關心和關愛,點點滴滴的付出我們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相信有了您的幫助,我的明天會更好。” 

  在《我想對你説》情感交流活動中,多個曾受到董文英心理輔導幫助的女押員,不約而同地向她進行了“真情告白”。一段段真誠質樸的語言,流露出押員們對這個監管女警無盡地感激和愛戴。 

  聽到大家的評價,董文英十分驚喜和感動。她在自己的工作筆記上這樣寫到:“作為一線監管民警,我深刻體會到在押人員的心理問題不容忽視,心理諮詢師就像是一盞燈,為押員照亮人生的路,引領他們前行。”  

  公安監管場所環境封閉,長期以來,在押人員思想壓力大,極易產生對抗監管、逃避打擊等思想傾向和各種現實心理問題。開展在押人員心裏諮詢和心理干預工作,既是提升公安監管場所安全文明管理水平的有效手段,也是保障在押人員合法權益的具體體現,對於確保監所安全穩定、重塑在押人員人格極為重要,也對切實保障在押人員合法權益、全面提升安全管理水平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2013年開始,省公安廳監所管理總隊為進一步拓展在押人員人性化管理工作思路,着力提升公安監管民警心理諮詢和心理疏導技能,在全省監管民警範圍內組織舉辦心理諮詢師培訓,全省200多名公安監管民警取得了國家心理諮詢師三級以上證書,僅有23人取得了二級證書,寶雞市第二看守所監管民警董文英就是這23人中的一個。 

  寶雞市第二看守所是女性犯罪嫌疑人集中關押的一個場所,面對形形色色的女性押員,董文英認為,必須在日常工作中多渠道掌握女性在押人員的心理狀況。近年來,董文英努力嘗試將心理諮詢理論知識應用在押員心理輔導中,管教工作有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用情喚醒塵封的自我 

  監管民警沒有沙場點兵的豪邁,沒有刀光劍影的壯烈。他們只是在一個個瑣碎煩躁的日常監管工作中,春風化雨,努力治癒每一個生病的心靈。 

  25歲的小櫻(化名)是第二看守所的一名押員,從進入第二看守所開始,她就表現出了情緒煩躁和嚴重的焦慮,並且出現了厭世的負面情緒。在關注到小櫻的情況後,第二看守所的管教們對她特別關注,她的一言一行都牽動着管教民警的心。 

  經過一段時間,管教民警發現,由於小櫻抑鬱嚴重,思維紊亂,行為異常,自閉,多次出現自傷自殘等現實情況,常規的管理、教育方式對其絲毫無用。此時,董文英認為,小櫻需要及時進行心理治療。 

  在瞭解了小櫻的相關背景情況後,董文英發現小櫻難以向外人敞開心扉,“她心理壓力巨大,我們反覆嘗試與她進行溝通,都失敗了。”董文英説,她經過反覆思考,決定引導小櫻進行“房樹人測驗”。這個測驗,是簡單的繪畫,要求被試者在一張白紙上描繪出房屋、樹木、人物,然後根據一定的要求標準,對被測試者的畫作進行分析、評定、解釋,以瞭解他們的心理現象,心理功能,智力狀態和人格特徵,來判斷其心理活動的正常或異常等問題。 

  通過小櫻的畫,董文英洞察到,小櫻內心存在嚴重的自我無力感、不適感,缺乏自信,沒有決斷力,同時她與外界的關係緊張、抑鬱、焦慮不安,在潛意識中有罪惡感,道德性焦慮很強烈。 

  面對這樣一個內心處於崩潰邊緣的重點押員,董文英意識到自己責任重大。 

  “看到小櫻問題嚴重的‘房樹人’測試圖,我心裏像壓了一塊大石頭,我要幫她,要挽救她。”董文英説,她反覆思考,努力走近小櫻,跟她聊天,從日常生活入手關心小櫻,並儘可能的抓住機會與小櫻溝通。慢慢地,小櫻從開始的一言不發,到逐漸願意與董文英簡單溝通。這一變化,增強了董文英的信心。結合專業知識,她認為要對小櫻進行放鬆療法、人本主義療法、認知療法的配合使用,來改變其不合理信念,幫助她重建生活的信心。  

  經過一個月的心理治療,小櫻的狀況有了明顯好轉,她生病的心靈得到了治療。“我對她進行了四個療程的‘房、樹、人’測驗,每次測驗的結果,都比前一次明顯好轉,她對自己開始重建了信心。”董文英説,在所有治療結束後,小櫻留着眼淚對她説謝謝時,她的眼眶也濕潤了。此時,她深深地體會到了作為一名人民警察、一名心理諮詢師所帶來的成就感。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 

  “感恩您給我的幫助,感謝大家不厭其煩對我的勸解,感謝您沒有放棄我,我要接納自己,放下包袱,積極樂觀的面對未來。”一名曾經企圖自殺的押員,經過了一年半心理諮詢救助和藥物治療,終於身心痊癒,她給董文英的感謝信裏這樣寫到。 

  同事評價董文英説,她不僅是在用心工作,更是在用情工作。作為管教民警,她對自己所管監號裏每個押員的姓名、案情以及家庭情況都記在心裏;押員們的思想、身體狀況都逃不過她智慧的雙眼;深夜,押員們早已入睡,她還在監區巡邏,每一間都仔細查看;逢年過節,她放棄了與家人團聚的機會,為押員們組織活動,撫慰他們寂寞的心靈。 

  2008年成為監管民警,再到2013年獲得心理諮詢師資質。多年以來,董文英始終堅守在自己小小的崗位上,用心做事,努力成為高牆裏的一束光。 

  “有人形容心理諮詢師是靈魂工程師,其實,對我而言,通過為押員們進行心理‘診療’,我自己的心靈也得到了淨化,贈人玫瑰手留餘香。在高牆裏,她們每個人身上的故事都讓我對人生、對這份職業有了許多思考,也讓我對法律有了更多的敬畏。”董文英説,對她來説,合格的管教民警和心理諮詢師,這雙重身份是互相作用和成就的。有了高超的心理輔導技能,才能扮演好懲惡揚善、正義凌然的警察角色。而身為管理特殊人員的人民警察,更要具備一定的心理學知識,才能打開押員們塵封的心事,更好地教育、挽救這些失足、犯錯的人。 

  在談及對未來工作的期許時,董文英説:“我想做一陣清風,幫助每個押員吹走心中的往事,我更想是一抹暖陽,照亮每個押員心裏陰霾的角落,為他們照亮未來的路。” 



觸屏版 | PC版

© 中國警察網